移动版

博郡弃“车”夏利神伤 员工20年前工资1000,现在980一汽夏利“混改”困局:博郡也掏不出钱

发布时间:2020-06-18 07:16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每经记者 黄辛旭 每经编辑 范文清 裴健如

“博郡目前遭遇到了严重的经营困难。”6月13日,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的一封公开信在网络上流传。信中,黄希鸣承认博郡经营出现了问题,并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了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对此他深表歉意。

事实上,在这封公开信流出之前,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郡)以及其与一汽夏利(000927,SZ;前收盘价3.76元)在2019年4月成立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博郡)已拖欠员工薪水许久。

“目前全员待岗,找到工作者可以离职,出去兼职者若有工伤需自负。”周山是博郡位于上海办公室的员工,他已经7个月没有领到薪水了。据了解,博郡目前与部分员工签订待岗协议书。据协议书内容,待岗期限为2020年6月1日到2020年12月31日,在此期间,公司每月将向员工发放2480元的生活费。

博郡经营困难,最受伤的是一汽夏利。2019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宣布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开发生产新能源车型,同时业务还包含乘用车整车、汽车零部件、发动机、电驱动系统、电池包系统、储能系统等研发制造销售。

上述交易完成后,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并协助合资公司申请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届时一汽夏利将不再具备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将无法继续从事整车生产业务。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

但目前对于一汽夏利的未来,博郡通常以沉默回应问询者。而如今,黄希鸣在公开信中明确提出“公司经营困难”,且“公司的现金流出现无法挽回的损失”。这让博郡与一汽夏利的合资之旅骤然无光。如果博郡放弃造车,一汽夏利将何去何从?

博郡重新定位

“公司在融资节奏方面出现了重大失调,错过了很多融资机会,给公司的现金流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黄希鸣在公开信中认为,自己作为博郡的主要管理者,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管理措施应对商业环境变化,才导致目前博郡经营困难。

博郡的“钱荒”首先体现在员工的工资发放上。今年4月,上海闵行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对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博郡持有其97.9763%的股比)因拖欠劳动者报酬行为发布行政处理决定书,要求上海思致及时发放600多名员工的工资欠款。

据部分博郡员工透露,目前他们已有7个月未收到工资,甚至需要垫付原本应由公司支付的社保款项。天津博郡的员工也表示,已连续4个多月未能收到工资。有天津博郡的员工告诉记者:“由于医保断缴,我今年2月的拿药钱都只能自己全额支付。”

博郡“钱荒”还体现在与一汽夏利的合作上。此前,为实现量产,博郡需先解决生产资质问题。为此,博郡曾接洽过一汽吉林,甚至签订了代工合作协议。但最终,博郡选择与一汽夏利成立新的合资公司。

根据双方约定,博郡应于合资公司成立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天内,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的10亿元。但因资金问题,至今博郡仅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10万元。眼下,一汽夏利已经向博郡发送了2次公函和3次律师函,并强调如果博郡持续违约超过60日,有权向博郡终止协议。

此外,博郡的“钱荒”还体现在与供应商的合作上。今年1月,博郡的供应商北京北斗星通导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2019年度业绩预告暨商誉及资产减值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中称博郡汽车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受新能源补贴政策的影响,博郡汽车由于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处于停工状态,所欠公司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开始逾期,屡次未按照约定回款。”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博郡就日益“捉襟见肘”。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博郡总资产约为5.5亿元,净资产约为0.57亿元;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为0.57亿元,净利润约为-4.79亿元。

眼下为解决困境,黄希鸣在公开信中表示:“博郡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并力争带领博郡走出困境。”业内认为,博郡商业模式的转变或许意味着博郡将转化为供应商,放弃造车。

对于博郡的资金困境等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博郡多位员工求证时,发现他们均已离开。

黄希鸣梦想成空

事实上,这家成立于2016年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并非没有过“风光”和蓬勃发展的时候。

2019年6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黄希鸣给博郡勾画了一幅美好蓝图:希望未来博郡能在国际舞台上与大众、丰田竞争。那时,博郡刚刚进行了第5轮融资,投资方为银鞍资本、盛世投资等,融资金额约为25亿元。不过,外界一直有报道称,博郡25亿元融资并未完全到位。而博郡前4次融资均未披露具体的融资数额。

如果梳理造车新势力们过往的融资节奏,就会发现其融资热度较高的时间段是在2017~2018年。到了2019年,资本市场对于造车新势力的投资热度已经在减退。而博郡的第5轮融资被其认为是实力的证明。博郡内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资本并非是热度退去,而是变得更加理性和谨慎,他们会选择投资真正有价值的企业。”

当时,记者在博郡上海办公室看到一汽夏利工作人员前来沟通具体生产细节。彼时,谁也不会想到1年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如今,在车市下行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造车新势力格外艰难,博郡似乎没有足够的“越冬”资本。坊间传闻博郡与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之后,为了“活下去”,黄希鸣曾“程门立雪”苦等两周救援,至今没有下文。如今,黄希鸣更是一纸公开信承认:“错过了很多融资机会”。

为解决资金难题,博郡也一直在考虑“抢滩”科创板。但今年瑞幸财务造假之事不仅给投资者们敲响了警钟,也给计划上市的造车新势力们带来冲击,博郡上市之路无望。

2019年6月,黄希鸣曾向记者表示:“车市在2019年~2020年两年间的洗牌是好事,一些熬不住的企业先被淘汰出局,会腾出更多的市场空间。2020年之后会是市场的快速上升时期。”

彼时,黄希鸣没有料到,2020年博郡开始准备向中国车市说再见。

分流员工的职代会

在博郡的生存故事里,一汽夏利是另一个主角。与博郡的员工相比,一汽夏利员工们的经历更为波折。

2019年底,一场职代会改变了“李明们”原有的生活方向。“在天津一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销售公司)的职代会中,三十多位代表商讨了《天津一汽销售公司员工安置方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草案》显示,因产品及市场原因,夏利公司经营困难,依据集团公司的战略部署,为实现资源优势互补,股份公司已经与博郡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共同开发新能源汽车市场。”

李明向记者透露,根据股份公司整体改革工作安排,为确保销售公司员工合法权益和员工队伍稳定,经与博郡充分协商,确定将部分销售职能设在天津,设立相关岗位,建立新的劳动关系。而剩余员工劳动关系将继续保留在销售公司,或采取其他分流安置渠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共有35个职工代表对《草案》投票,最终以29票同意、4票不同意、2票弃权通过了《草案》内容。

销售公司多位员工认为,此次职代会就是“走个过场”。“在开始投票之前,领导已经就相关问题提前找职工代表协商。由于大部分职工代表都是二级经理和高层管理人员,因此该《草案》的通过毫无悬念。”沈薇说。

据多位员工介绍,一汽夏利从2019年3月开始实施国企改革,除了召开职代会通过《草案》,相关部门领导还对员工分批进行谈话。其中,50岁以上员工采取“买断”和内退政策;50岁以下员工可以通过竞聘方式与天津博郡分两批签约,并被承诺会涨薪20%~30%;在此基础上,一汽夏利还对个别大区经理许诺在博郡安排相应职务。

“职代会召开后,相关领导找我们谈话,除了承诺涨薪之外,还表示留下来也没有什么岗位了,去合资公司是个不错的选择。”沈薇向记者回忆称。

职代会后,一汽夏利的员工开始分流。去天津博郡的员工大约有830人,选择内退的员工约有1000人,剩余人员待岗,只有少数员工可以正常上岗。

值得一提的是,招聘至天津博郡的员工,需要与一汽夏利先解除劳动合同,同时与天津博郡签订新的劳动合同,员工的社保及公积金关系统一划转至天津博郡。

在销售公司,只有30位员工能够上岗做一些收尾的工作,且工资和之前一样正常发放。而李明和大多数留下来的同事,则成为了待岗人员。

“从2020年3月起,一汽夏利只给待岗员工发放980元工资。待岗的员工工资还不如内退在家的员工工资多,我认为这就是变相裁员。”李明认为,他们都是强制待岗。“待岗和上岗的选拔标准是什么?为什么在疫情期间还要区别对待?”李明反问。

情况还在变得更糟。从今年4月开始,一汽夏利待岗员工公积金开始断缴。员工询问之后,公司才统一安排发短信通知此事。而选择去天津博郡的830多名员工,只如期收到了2019年12月的工资,从2020年1月开始,其工资和社保都是断发和断缴状态。

在此之前,一汽夏利员工也多次与相关领导协商,希望能轮流上岗以及补发工资,但均没有得到有效回复。

一汽夏利销售公司给相关部门的回复函中称:“待岗人员的产生,是一汽夏利公司经营困难之下,销售公司全体员工经过自主选择安置渠道之后的结果,相关方案已经通过职代会表决通过,符合法定民主管理程序。”

彷徨的博郡员工

4个多月没有发放工资,员工们的生活已经受到影响,尤其是已经停发工资的天津博郡员工更是焦灼。

4月23日,秦宇等员工收到了天津博郡一份未盖章的《通知》。《通知》中解释说:“目前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公司大股东博郡的意向投资未能如期纳入,致使本公司运营资金匮乏,由此导致全体员工的工资未能如期发放。”

“据说,近期天津博郡会有一笔几千万的资金到账,首先给员工们补缴公积金和社保,随着资金量补发工资,直至补齐。但融资听上去就是‘诗与远方’,我们已经不抱希望了。”曾在一汽夏利工作近30年的郭林对记者说。他于2019年底通过竞聘来到天津博郡。

天津博郡的钱从何处来?究竟有多少?何时能到位?眼下都是“未解之谜”。

在此背景下,秦宇表示员工们希望企业能尽快先了结一笔账。“至少先把欠我们的工资和社保补齐,由于医保断缴,我今年2月的拿药钱都只能自己全额支付。”

“即便这次补齐了拖欠的工资和社保,之后天津博郡和博郡会不会因为发展不下去而破产?那时,员工无处可去,无人可找,有可能连一点赔偿都得不到。”郭林说,员工们的最大诉求就是希望能够恢复与一汽夏利的劳动关系。

但是,恢复劳动关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在思考的一个问题。从法律法规来讲,只有举证在劳动合同签署或者之前的竞聘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才有可能恢复原劳动关系。”但郭林等员工心里清楚,举证过程会很复杂,并不排除会产生进一步的诉讼。

博郡曾于2019年终发布公告称融资25亿元,一汽夏利在员工谈话之时也为大家描绘了美好的蓝图。“可是刚一去,就什么都没有了。”胡亭称,一切坍塌得太快。

夏利“混改”心酸路

事实上,在与博郡混改之前,坊间流传一汽夏利和董明珠曾有过一段“情愫”。那是2017年的故事,当时“董小姐”痴迷于“造车梦”,克服了重重阻碍入股珠海银隆。但是,珠海银隆尚未获得生产乘用车的资质,董明珠想把新能源汽车做成一盘大棋,盯上了拥有乘用车制造资质的一汽夏利。

就在所有人以为尘埃落定的时候,2017年9月19日,格力电器(000651,SZ)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及公司高管团队从未就入股事宜与一汽夏利进行过磋商,公司及公司高管团队及其工作人员也未前往并入驻一汽夏利,未就入股事宜与一汽夏利达成过任何一致意见。

“从未”二字,似乎也道出了一汽夏利混改的诸多心酸。但根据一汽夏利多位员工的说法,彼时董明珠已乘坐专机前来谈判,但因其不愿意处理一汽夏利员工安置问题,一汽夏利与“董小姐”未能结缘,而是调转船头“牵手”博郡。据上述员工介绍,博郡能成功“牵手”一汽夏利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博郡同意解决部分员工的安置工作。

为了达成合作,一汽夏利几乎押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公开资料显示,天津博郡的注册资本为25.4亿元。其中,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5.05亿元出资,持股比例19.9%;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

“据说博郡之前是与一汽吉林在沟通,但后来不知怎么来到了天津。”秦宇认为,混改之前,一汽夏利应该按照法律法规对合资方进行尽职调查。

“‘混改’的概念已经提出两年了,最开始员工是支持的,也是怀着期待的。但这一两年,员工大批离职、融资款不能到位、现在又出现了欠薪断缴社保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是一地鸡毛,一片乱象,看不到任何积极的东西。”郭林说。

夏利仍在积极“保壳”

事实上,博郡这根“救命稻草”对一汽夏利来说有些纤弱。面对残酷的市场竞争,一汽夏利如今只剩下喘息。

今年4月9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经审计的2019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对公司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作为我国最早的轿车品牌之一,一汽夏利也曾有过辉煌时刻。夏利,曾是我国第一个产量过百万辆的民族轿车品牌,并连续18年夺得国民经济型轿车销量第一的宝座,2005年一汽夏利成为国内第一个销量突破20万辆的轿车企业。

彼时街头巷尾,红色的夏利出租车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上述几位老员工回忆称,想在上世纪90年代初订到一辆夏利车并不那么容易,有时候需要排队等两个月以上,甚至有的客户连有瑕疵的夏利车都想提走。

“怎么描述呢,在90年代一辆三厢夏利车最高可以炒到13.9万元,那时候10万元可以在天津买套小两居,和别人提起自己在一汽夏利上班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回忆往事,夏恒感慨万分。

据李明和王军回忆称,在2000年左右,他们的月工资已经达到1000元左右,在当时算很高。但没想到的是,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却只能拿到980元的月工资。

目前,一汽夏利仍在积极“保壳”。为尽快消除退市风险,一汽夏利董事会决定采取多项措施。其中包括:继续积极推进与中铁物晟的资产重组事宜。同时将继续深化公司人事改革,研究制定安置下岗人员的实施方案;开展全员改善活动和探索多样化的闲置资产处置方式,盘活闲置资产;支持天津博郡、天津利通物流有限公司、天津津河电工有限公司等公司参股、控股子公司的正常运营等。

5月下旬,一汽夏利拟将全部拟出售资产、负债和人员转移到夏利运营公司,并再次召开职代会表决该方案。

“我们对这样的解决方案并不满意,新公司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且没有具体业务,未来很有可能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到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李明称,现在一汽夏利和员工还处于谈判僵持阶段,且多数员工已经不看好一汽夏利和夏利运营公司的未来。

6月15日,一汽夏利对外发布公告称,拟对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作出调整,涉及新增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交易对方,预计将构成对方案的重大调整。一汽夏利称,股票自6月16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不超过5个交易日,预计将不晚于今年6月23日开市起复牌。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周山、李明、沈薇、秦宇、郭林、胡亭、王军、夏恒均为化名)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